2021-04-22 01:27 星期四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主办
会员登录
首页 >> 历史资料 > 研究报告 > 正文
2021年全球矿业展望
字号:[    ] 发布时间:2021-03-11 14:27:10 来源:《中国矿业》杂志 发布人:高玉洁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各国爆发,为了应对疫情,各国相继采取了封锁和隔离等防控措施。受此影响,全球交通运输业、制造业、商业大幅萎缩,世界经济下行超出预期。尽管大多数国家允许矿山企业在疫情最严重时保持运行,但是矿产勘查开发和生产还是受到了严重影响,表现在项目暂停或取消、投入减少、矿产品产量下降等方面。全球经济的不确定和不稳定使得作为避险工具的黄金价格走高,对基础设施、新能源和绿色经济的预期使得铁矿石、稀土等矿产品价格大幅上扬。2021年,全球经济依然面临疫情冲击,能否实现持续回升存在未知数,新一轮商品超级周期能否开启值得关注。本文从世界经济、矿产勘查开发、矿产品供需、矿业公司经营和重要矿产资源国法律政策等方面对2020年形势进行了回顾,对2021年走势进行了分析预判。
  一、世界经济断崖式下行,“V”型持续回升存在变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2020年10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报告中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为-4.4%, 较之前预测的-5.2%上调0.8个百分点,2021增速为5.2%,下调0.2个百分点(表1)。
  IMF预计,发达经济体2020年经济萎缩5.8%,美国、欧元区、日本分别下降4.3%、8.3%和5.3%,英国降幅高达9.8%,加拿大降幅为7.1%。2021年发达经济体将回升,预计增幅为3.9%,美国、欧元区、日本将分别增长3.1%、5.2%和2.3%,英国经济增幅为5.9%,加拿大增幅为5.2%。
  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2020年经济萎缩3.3%,其中,中国经济增速为1.9%,是唯一呈现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俄罗斯、巴西、南非分别萎缩4.1%、5.8%和8.0%,印度、墨西哥经济降幅分别高达10.3%和9.0%。2021年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将强劲回升,预计增幅达到6.0%;其中,中国经济增幅预计达到8.2%,印度为8.8%,俄罗斯、巴西、南非分别为2.8%、2.8%和3.0%。
  按季度来看,受到疫情影响,世界经济在2020年第二季度出现断崖式下跌,主要发达经济体美国、欧元区、日本经济同比分别下降9.0%、13.9%和10.2%,英国经济甚至出现21.5%的降幅;第三季度,由于疫情有所好转,主要发达经济体降幅减小,美国、欧元区和日本经济降幅分别收窄3.3%、4.2%和5.8%。受到年初疫情爆发影响,中国经济在第一季度下降了6.8%,第二季度开始恢复增长,增幅为3.2%,第三季度回升至4.9%。受疫情冲击,印度经济从第一季度的增长3.1%骤降至-23.9%,第三季度收窄至萎缩7.5%(图1)。
  按国家来看,由于疫情得到及时控制,除部分国家外,东南亚国家经济受影响不大。越南、老挝、缅甸经济呈现增长,印度尼西亚、柬埔寨等国经济小幅下降。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国家,比如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经济降幅大于3%。在南亚国家中,除印度外,其他国家经济呈现增长或小幅萎缩,其中孟加拉国、不丹呈现增长,巴基斯坦小幅下降。
  与其他大洲相比,非洲受疫情影响总体上较轻,经济受冲击不大。但是,南部非洲、北部非洲国家受影响较大。2020年,埃及、南苏丹、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等北非和东非国家,以及尼日尔、贝宁、加纳、科特迪瓦、几内亚等中西非国家经济呈现小幅增长。塞内加尔、马里、布基纳法索、乍得、喀麦隆、中非、刚果(金)、乌干达、莫桑比克等国小幅下降。
  受到疫情冲击和油价长期低迷影响,欧佩克国家经济深陷衰退。2020年,伊朗、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科威特、伊拉克等最先受到疫情冲击,经济呈现大幅萎缩,其中伊拉克预计下降12.1%。利比亚、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加蓬、安哥拉等国家经济萎缩,其中利比亚经济降幅达到67%;委内瑞拉继续深陷危机,预计经济下降25%;刚果共和国、赤道几内亚经济也出现6%左右的萎缩。
  在主要矿产资源国中,秘鲁、南非、智利经济萎缩最为严重,延续2019年以来的国内动乱,叠加疫情影响,使得经济大幅下滑。2020年第二季度秘鲁经济萎缩达30.2%(图2)。俄罗斯、巴西、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也呈现同样的走势,不过降幅较小。
  总体上看,世界经济在2020年第二季度断崖式下滑,但第三季度呈现“V”型反转。众多研究机构普遍认为,2021年世界经济将大幅回升,但回升幅度取决于疫情控制程度,或者说疫苗的接种效果。
  二、世界矿产勘查开发投资有望回升,西澳和西非仍是热点地区
  受到疫情影响,世界范围内的矿产勘查活动总体萎缩。根据标普全球市场财智(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对勘查预算在10万美元以上的2 500家矿业公司的调查统计,这些公司2020年有色金属勘查预算合计为83亿美元,加上投资预算少于10万美元的公司以及其他企业,估计2020年全球有色金属勘查预算为87亿美元,较2019年减少11亿美元,下降11%(图3)。不过,2021年全球勘查预算将出现两位数增长,降幅可能达到20%,金矿将引领勘查投资回升。
  在勘查激励政策支持下,澳大利亚等国勘查投入继续增长。据澳大利亚联邦统计局(ABS)统计,该国2019年矿产勘查投资额为26.48亿澳元,较2018年增长21.3%;全年钻探进尺估计为1 039.1万m,较2018年增长5.7%。2020年前三季度,勘查投资额为20.39亿澳元,较2018年增长7.6%;钻探进尺771.3万m,增长0.5%。但是,受到疫情封锁措施的影响,新矿床勘查投资和钻探进尺同比下降5.7%和3.2%,分别为7.10亿澳元和270.5万m。
  2020年澳大利亚继续成为全球勘查热点地区。西澳州的胡里马尔(Julimar)、莫森(Mawson)铜镍矿、赫米(Hemi)金矿,新南威尔士州的博达(Boda)铜金矿,维多利亚州的TG(Thursday’s Gossan)铜金矿,南澳州的橡树坝(Oak Dam)取得新发现或突出成果。力拓公司宣布其在西澳州佩特森省的威努(Winu)铜金矿首个资源量估算结果:按照0.2%的铜边界品位,威努的推测矿石资源量为5.03亿t,铜品位0.35%,金品位0.55 g/t,或铜当量品位0.45%。
  在提高国内关键矿产供应能力政策影响下,美国勘查投入大幅上升。据标普全球市场财智(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统计,美国2019年有色金属矿产勘查投资为9.45亿美元,创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2020年投资额为9.31亿美元,小幅下降。2020年钻探活动与2019年基本持平。2020年矿产勘探也取得一些进展,格朗德霍格(Groundhog)铜金矿、安特勒(Antler)铜矿获得新发现。
  2016—2020年,厄瓜多尔矿产勘查投资累计为5.79亿美元,是2011—2015年间的3.1倍。厄瓜多尔成为南美洲矿产勘查的热点地区,而且取得了重要进展。2020年10月,波韦尼尔(Porvenir)铜金矿卡恰波萨(Cacharposa)靶区首个钻孔在10 m深处见矿899.3 m,铜品位0.4%,金品位0.18 g/t,后续钻孔见矿情况良好。波韦尼尔有可能成为卡斯卡维尔(Cascabel)之后该国第二个世界级铜金矿。卡斯卡维尔铜金矿资源量进一步扩大,探明和推定资源量为铜990万t,金2 170万盎司,银9 220万盎司;推测资源量为铜130万t,金190万盎司,银1 060万盎司。除卡斯卡维尔和波韦尼尔外,厄瓜多尔还有其他诸多勘查项目,预计2021年将有新的更大发现。
  虽然受到疫情影响,但在铁矿石、铝和金价上涨刺激下,喀麦隆、几内亚、塞内加尔、尼日利亚、科特迪瓦、马里等铁矿石、铝和金资源丰富的国家矿产勘查投资预算呈现增长。根据标普全球市场财智(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统计数据计算,喀麦隆2020年勘查投资较2019年增长了70%以上,几内亚增长56%,塞内加尔增长了51%,科特迪瓦增长了35%。预计2021年这些国家的勘查投资将继续增长。2020年,喀麦隆的米宁马泰普(Minim Martap)铝土矿资源量扩大到10亿t,品位(Al2O3)45.2%,其中高品位矿石资源量为4.84亿t,品位48.8%,初步显示了该国铝土矿勘查开发的潜力。
  受到国际局势不稳和疫情的双重影响,南美主要矿产资源国智利、秘鲁和阿根廷勘查投资下降。标普全球市场财智(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智利、秘鲁和阿根廷矿产勘查投资分别较2019年下降了30%、34%和36%,巴西则下降了20%。智利的科塔德拉(Cortadera)铜矿成为这些国家近年为数不多的铜矿发现,其矿石资源量为4.51亿t,铜当量品位0.46%。
  因疫情而采取的封锁措施迫使一些大型矿山建设项目投资推迟或暂停,2020年矿业项目投资萎缩至2 900亿美元,较2019年下降13%。其中,智利总投资额为440亿美元的23个项目受到疫情影响而推迟,包括斯宾塞(Spence)铜矿、印卡(Inca)铜矿等。同样,秘鲁、南非、刚果(金)等国的一些矿山建设项目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受到疫情影响,秘鲁2020年上半年矿业投资下降了25%,特罗莫克(Toromocho)、安塔米纳(Antamina)和克拉维科(Quellaveco)等项目投资明显减少(图4)。
  三、原油等大宗矿产价格回升,稀散金属供应紧张局面将显现
  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原油、铁矿石、铜等大宗矿产品生产供应和消费发生巨大变化。在国际关系等因素影响叠加之下,市场波动性加剧,铁矿石、铜、金、银、铂族金属等价格创多年来新高。
  一年多来,受疫情封锁和隔离措施影响,全球交通运输业受限,原油消费下降,价格低迷。2020年欧佩克(OPEC)、西德克萨斯(WTI)和布伦特(Brent) 34原油均价分别为40.66美元/桶、38.56美元/桶和41.13美元/桶,较2019年分别下跌36.5%、32.3%和27.8%。2020年4月20日,WTI原油期货价格跌至-37.63美元/桶,为1983年以来纽约商品交易所引入石油期货以来首次出现负数交易(图5)。2021年,随着美国和欧盟疫情防控措施加强以及多数国家疫苗接种工作推进,交通运输等行业恢复,原油需求回升,其价格将进一步上涨。
  世界粗钢产量自2016年以来首次下降。据世界钢铁协会统计,2020年前11个月,世界粗钢产量累计为16.70亿t,同比下降1.3%。美国、欧盟和日本等经济体降幅分别为17.9%、14.6%和17.3%。中国粗钢产量为9.61亿t,同比增长5.5%。受到铁矿石供应风险因素增多的影响,2020年国际铁矿石价格在震荡中上扬,与年初相比,年底铁矿石价格涨幅高达54%。2021年,美国、欧盟、日本和印度等经济体粗钢生产将逐步恢复,世界铁矿石需求将增长,进而加剧供求矛盾。
  有色金属呈现总体上扬趋势,表现不一(图6)。受到国内政局不稳以及疫情影响,铜产量位居第2位的秘鲁2020年前11个月铜产量下降13.6%,世界最大铜生产国智利铜产量略低于2019年,世界三大金属交易所铜库存量2020年底降至12年来最低水平(图7),LME铜价较2020年初上涨了25.7%。其他有色金属中,铝价上涨了9.8%,铅价上涨3.3%,锌价上涨20.8%,镍价上涨17.9%,锡价上涨18.4%,钴价基本持平。
  全球疫情蔓延,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加剧,再加上国际地缘局势紧张,黄金再次成为投资者追逐的避险工具,国际金价大幅上涨。与2020年初相比,2020年底黄金价格上涨了25%。纽约商品交易所黄金价格在8月曾一度涨至2 089.7美元/盎司,创历史新高。其他贵金属中,银价上涨了50%,铂和钯分别上涨11%和28%,钯价在2020年2月底曾涨至2 785美元/盎司,这些贵金属价格上涨与汽车行业和新能源发展有关,特别是兼具保值和工业材料双重功能的银。
  铁矿石、铜价大幅上涨,使得巴西、智利矿产品出口额大幅增长(图8),很大程度上弥补了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2020年,巴西铁矿石出口量为3.18亿t,较2019年的3.40亿t下降6.2%;出口额为248亿美元,较2019年的222亿美元增长11.5%。2020年,智利铜出口额为363亿美元,较2019年的336亿美元增长8.3%。
  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但在欧洲实施新能源汽车优惠政策、拜登赢得美国总统大选等利好消息刺激下,与电动交通和新能源相关的稀土、锂等金属价格上涨。2020年底与年初相比,氧化铽、氧化钕和氧化镝价格分别上涨了105%、89%和11%,金属铽、金属钕和金属镝价格则分别上涨了103%、74%和15%;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上涨了30%以上。2021年,与光电、风电相关的稀土、锗、镉、碲等稀散金属需求潜力将凸显,增长幅度将超出预期。另外,全球半导体材料短缺也将拉动对镓等分散金属的需求。
  四、矿业公司市场条件改善,但控制重大风险仍迫在眉睫
  受疫情影响,制造业、航空、汽车、建筑等行业需求下降,再加上贸易以及相关税费政策的影响,全球采矿业和金属行业并购在2020年上半年出现大幅下降。
  环球数据(Global Data)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全球采矿业和金属工业并购额为171.6亿美元,同比下降39.6%,其中,第二季度并购额为88.6亿美元,环比增长29.1%,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美国分居前三位。普华永道(PwC)发布的《全球金属并购2020年中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金属行业并购数量为271件,较2019年同期的309件下降12.3%,并购额从2019年同期的320亿美元下降为60亿美元,降幅81.3%。标普全球市场财智(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1—10月,全球矿业项目并购161件,同比下降15%。其中,黄金下降14%,铁、铜等贱金属下降7%,锂、钴等电池金属下降35%。不过,与2019年同期相比,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并购有所回升(图9)。
  另外,标普全球市场财智(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矿业公司融资70.9亿美元,同比下降7%。从矿种来看,铁、铜、铅、锌等大宗矿产类公司融资下降35%,黄金增长34%,电池金属增长138%。
  加拿大矿业网对全球市值前50家公司的跟踪研究表明,在铁矿石、铜和金价强劲上扬推动下,2020年底其总市值达到创纪录的1.3万亿美元,较3—4月份低谷时上升了5 800亿美元,其中仅在第四季度就增加了2 500亿美元。市值最大的四家矿业公司必和必拓(BHP)、力拓(Rio Tinto)、淡水河谷(Vale)和福蒂丘金属公司(Fortescue Metals)直接受益于铁矿石的大幅上涨,其中福蒂丘公司是一家铁矿公司,排名从第8位上升至第4位。从矿种来看,多元化经营以及黄金企业占据大多数。
  安永公司(Ernst & Young)在《2021年全球采矿及金属行业十大业务风险与机遇》报告中,将经营许可列为矿山企业经营面临的最大风险。对此,安永公司认为,矿业项目相关利益方范围不断扩大,企业要广泛争取矿区周围原居民、项目所在国政府以及社会各方面的支持,要密切合作,加强宣传,树立良好的企业形象。其他九个方面的风险从大小依次:重大事件、生产率与成本上升、脱碳与绿色议程、地缘政治、资本计划、劳动力、市场波动、数字化与数据优化、创新。
  五、矿业基础地位进一步巩固,绿色发展面临新挑战
  世界经济论坛(WEF)发布报告称,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促使各国政府寻求更安全的刺激经济增长办法,包括开采、生产、制造和发电在内的能源和原材料产业占全球GDP的23%,提供了16%的就业,对全球经济做出了重要贡献。但是,能源和原材料产业带来的空气污染和碳排放导致的经济损失高达9万亿美元,占GDP的10.5%。因此,WEF倡议,要发展自然友好型(nature-positive)的金属和矿物开发,构建可持续的金属和矿物供应链,实现绿色能源转型。WEF估计,提高采掘业资源回收率,到2030年能够挽回2 250亿美元的损失。就采矿业和电力生产来说,采用自然友好的方式,到2030年将带来3.5万亿美元的市场和8 700万个就业机会。
  近年来,美国一直把提高关键矿产的供应安全作为矿产资源政策的核心。美国商务部、内政部和五角大楼采取了放宽国内采矿环境要求,公开招标稀土冶炼产能建设和建立国际关键矿产联盟等措施。美国新一届政府成立后,将为加速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完善和绿色经济发展计划,仍然会将包括稀土在内的关键矿产供应安全作为国内和外交政策重点。除了稀土以外,铜、锂等金属矿产开发将加速推进。
  欧盟预测,到2050年,其动力电池和储能对锂的需求将增长60倍,钴增长15倍。另外,高科技设备和军事应用所需的稀土将增长10倍。欧盟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凸显了远程办公、教育以及交际对电子产品和技术的依赖,相关原材料需求上升。为此,欧盟更新了关键矿产目录,增加了铝土矿、钛、锂和锶,剔除了氦气。2020年11月底,欧盟启动了关键原材料保障计划,其目的是扩大成员国产能,提高包括稀土在内的30种关键原材料供应,减少进口依赖。
  生态环境一直是各国矿产勘查开发面临的挑战。为保护冰川,智利政府计划制定冰川保护法。但冰川保护法一旦获得通过,智利国家铜业公司一半的矿山将无法开采,至少影响该国10%的铜产量。因此,智利冰川保护法表决一再推迟。尽管如此,位于智利、阿根廷边界处的帕斯卡拉玛金矿被智利环境法院勒令永久关闭,其原因就是该矿开发可能影响智利一侧的3个小冰川。2020年11月下旬,美国的佩布尔铜钼金银矿开发项目被美国陆军工程兵团否决,原因是该矿开发可能影响当地的鲑鱼栖息地,虽然该矿是北美地区最大的铜金银矿。
  印度尼西亚、马里、沙特阿拉伯、菲律宾、巴布亚新几内亚通过新矿法,阿根廷、秘鲁等国考虑修改矿法。为实现矿业多元化,巴西政府提出允许在土著土地上勘查开发矿产的法案,不过这项法案引起了不少争议,另外巴西政府还计划对7 000多个勘查区块进行招标。为更好地开发优势资源,一些国家提出加强对资源的控制,甚至国有化,比如墨西哥有议案就提出对锂矿进行国有化,而赞比亚则提出政府控制矿山多数股份。
  在加强监管的同时,简化审批流程,兼顾环境保护与资源开发是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通行做法。疫情蔓延期间,许多国家将矿业列为不可缺少的基础产业,最大程度保证了生产,矿业也为国家经济稳定和复苏发挥了重要作用。
  展望2021年,尽管在短时间内无法摆脱疫情带来的严重冲击,但全球经济继续下行的可能性不大,而小幅回升的几率较大。交通运输业和制造业逐步恢复正常,以及基础设施升级将推动原油、铁矿石等大宗矿产需求回升。以碳中和为目标的绿色经济和新能源刺激政策将进一步推动稀土、镓、锗、镉和碲等需求增长,重稀土、分散金属短缺的局面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供需矛盾将进一步突出。疫情对铜、银、沸石等抗菌消毒和改善空气质量有关的矿产品需求将显现,并将推动相关矿产的勘探开发和原材料加工业发展。
  作者:闫卫东(1968-),男,1995年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获博士学位,长期从事国内外矿产资源研究,担任《中国矿产资源年报》《世界矿产资源年评》主编、《中国矿产资源报告》编写组副组长,发表论文数十篇。
 
 网站声明:凡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各类新闻,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
 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链接:

主办:中国煤炭工业协会    承办: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统计与信息部

技术支持:北京中煤时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8 国家煤炭工业网    京icp备02044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5268号 

国家煤炭工业网 国家煤炭工业网 国家煤炭工业网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官方头条号